预测推荐

便给自己预测起命运来

点击量:110   时间:2020-06-05 07:36
卫忻蒙着面,身背一把日本刀吊在帝国大厦的外面,戴着无指手套的手指被太阳烤的生疼。他在心里暗自骂这个死太阳,怎么一年都不出来几天,偏偏要今天出来。而且……政府封闭城市的工程是白干了吗?明明用罩子把这个城市的大部分天空都遮挡起来了,怎么射进来的阳光还这么厉害?算计着是不是回去后要涂些药膏,同时他也在目测目标的距离。卫忻是个杀手,一个不折不扣只看赏金不看对象的杀手。这个城市里杀手本来不多,单干的更不多。卫忻就是那稀有中的稀有,单干而且是出色的杀人。他能拿到每一笔酬金,并且很有敬业精神,从来不让顾客失望。卫忻杀过很多人,执行过无数次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从国际谍报中心的优秀特工手里逃脱简直跟吃饭那么频繁。他凭着的不止是娴熟运用各种武器,更主要的是随机应变,巧妙设计各种行动计划的本事。卫忻热爱自己的角色,他觉得这是自己人生的乐趣所在。苦点也是应该,为了任务他能做出各种牺牲,就算不得不装成一个节目用的装饰忍者,被挂在米利津最高建筑的第二十层也在所不惜。胸前的非生命屏蔽装置能让自己在任何仪器和肉眼的监视下都像个布偶,所以卫忻并不担心会暴露。他现在感兴趣的只是那个总裁的死期。帝国集团的总裁,约翰正从自己的专车上面下来,一边跟第一秘书说话一边走向大厦门口。卫忻兴奋的用舌头从后槽牙旁边把微型激光发射器弄出来,咬在牙缝里。从这个角度,虽然有人给约翰打着防护伞,但是凭行动的速度,还有影子的角度打中他的头还是轻而易举。卫忻不禁为自己的技术骄傲,也许他应该追求一下更完美的效果?可是过度的小心只会招来错误,这话一点没错。就在卫忻正要用舌尖抵住机关,结束约翰生命的时候,一个致命的错误发生了,不知从哪里跑出一个黑衣服的小子,慌慌张张的撞了约翰一把,跟他一起摔在地上。卫忻气的双眼一闭,激光已经发射了,打穿了防护伞,射在同样摔倒的秘书身上。卫忻看见第一秘书捂着肩膀嚎叫,这次的行动是彻底的失败了。自动追踪系统马上就会启用,从那个角度分析轨道一定会怀疑到自己的位置。所以他很聪明的跑掉了,从最近的窗口爬进去,然后随便撩倒一个经过的职员,装扮成他的样子堂而皇之的出去。经过乱成一团的总裁和职员的时候,他还在幻想是不是能顺便再来一下子,还算是完成任务。谁知道他撞见衰神了,那个撞倒总裁的年轻人刚好看见他的眼睛,便指着他道:“你是什么人?”那口气理直气壮,卫忻自打出娘胎二十五年来没听见过这样的声音,他吓得倒吸一口冷气,用最快的速度跳上早就准备好的电磁轨道车,跑了个无影无踪。其实也没有人追他,总裁惊魂未定,第二秘书解释道:“那个是我们公司的主管杜邦。”年轻人摇头道:“不像,他的眼神太可疑了,你们没看出来吗?”第二秘书奇怪道:“看眼神吗?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年轻人皱眉道:“你们这帮人还真是麻木……”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把那些职员费了半天力气也没扶好的约翰拽起来。约翰是个四十多岁,鹰钩鼻子蓝眼睛的白种人,虽然受了不小的惊吓,还是十分有气势。“简,叫救护车,然后通知警察。”他说,然后伸手跟那个救了自己的年轻人握了握:“你好,很感谢你救了我的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黎风。”帝国大厦三十四层,总裁办公室。落地窗前,约翰背着手,说:“这里景色很美,我不把办公室设在顶楼,只是因为我喜欢从这个角度看这个城市。”黎风说:“是因为看不到隔离罩吧?”约翰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说得对!不过头一次有人猜中我的心事啊。我不喜欢把这个城市封闭起来,可是他们不听,那些混帐们非要打造一个什么所谓的封闭的城市,那是不可能的,我早警告过他们。”“以总裁的实力,不仅仅是警告吧?”黎风说。约翰笑了:“看来你很了解这里的情况,不像是刚刚从外国来的人。”黎风道:“那倒不是,我的确是跟刚才跟你说的一样,是刚从外国来的,我和我的朋友需要一个栖身之地。”第二秘书简和孟雪出现在门口。“这是我的朋友。”黎风指着孟雪道,“我希望你能帮助我保护她。”约翰会意的点头,对简道:“给这两位准备房间,安排在70楼的客房吧。”接着向黎风道:“尽管放心,帝国大厦的保安系统是一流的,尤其是二十层以上,简直无懈可击。”黎风道了谢,带着孟雪跟简离开。约翰思考了一会儿,按动桌上的按钮,保安处长马上出现在对面的屏幕上。“总裁,对不起,我们已经开始查今天那个杀手的身份了,只是还没有发现。”“你慢慢调查。”约翰说,“以后我直接坐悬挂式飞机上班,在二十层之上,他是不可能攻击我的。”保安处长点头道:“我马上去安排。”“还有,”约翰说,“我要你调查另外今天救了我的那个青年和那个女孩的背景,你一定要搞清楚。这件事先办。”“这里条件真好啊。”黎风坐在软呼呼的床上,对孟雪道:“可我不明白,好不容易逃出来了,你为什么又要我去救这个总裁?我直接送你去机场不好吗?”孟雪道:“他们追来了。我们经过这里的时候,我似乎看到我们马上就要被抓回去。”黎风气愤道:“他们不敢!如果他们敢抓你,先跟我打一架再说。”孟雪有些笑意,道:“你的伤还没有全好吧?不要总是想靠打架解决问题啊。我们现在有地方躲藏,不也挺好?我一走进这里就觉得很安全,那个总裁说得对,二十楼以上,没有任何人能够偷袭到我们。”黎风说:“那又如何,我还是要送你到桃花源去的。”你还不明白我并不想去桃花源吗?孟雪忽然回头,看着他说:“我想跟你在一起。”黎风傻愣愣的说:“为什么?”“我忽然觉得这样才是自己掌握的生命。”孟雪说,“如果我去桃花源,只不过是另外一个安乐窝了,在那里我什么都不能做。而留在你身边,我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黎风道:“这样很危险啊!”孟雪道:“无所谓……我回去还不是一样危险。”黎风不解道:“为什么?你不想见到你哥哥吗?”孟雪叹气道:“那是出生的诅咒。”“我从小到大都会做同样的恶梦,我会梦到我哥哥,但是看不清他的面容。”孟雪说。黎风道:“那是因为你没见过他。”孟雪道:“我和哥哥都是具有特异功能的人,我们的体内也许还蕴藏着更恐怖的力量。我很小的时候,在组织里, 湖北快三没有人跟我讲我的身世, 湖北快3走势图当时我很寂寞, 湖北快3开奖网便给自己预测起命运来。”“我只有一个劫数, 湖北快3开奖网站便是在我出生的时候。我在预测中反复看到我的出生和死亡,那都是同样的时刻。我开始不明白,后来,我的预测能力慢慢的增强,我也终于明白了那个意思。那是个出生的诅咒。我和哥哥的命运根本是相克的。也许是在母亲的肚子里便有了这个诅咒吧,我和哥哥不能同时存活。”孟雪说:“我想母亲是知道这一点,毕竟我们都是她生的,她抱着哥哥走了,把他丢到仿佛另一个世界的桃花源,所以这些年来我们都平安无事,虽然各自都在做着预知未来的同样的事情。但是现在不同了,我们清楚的知道彼此的存在。我想大概就是哥哥知道我的那一刻,我的身体开始变得虚弱。”黎风道:“我头一次听到这么荒唐的事情,这是你的主观臆断。”“可我的主观臆断都是很灵的,是不是?”孟雪说,“出生的诅咒就那么清清楚楚的存在着。所以我看得到自己的死亡,或者是哥哥的死亡。当我们两个见面的时候,就会有一个死亡,这是命中注定的。”黎风道:“我不相信!我想阿塔也不会相信。他是那么希望你能去桃花源,他是希望能保护你!”孟雪低垂着眼,道:“嗯,哥哥对我很好,但我不能这么残忍。他叫我去他呆的地方,就是想把自由的生命让给我了。我怎么可以接受呢!”“所以我决定跟着你。”孟雪道,“除了哥哥,只有你在为我想。我会帮你得到磁碟的,我们离它已经不远了。”此时,帝国大厦下。陈维无可奈何的仰着头,看得眼睛在眼罩下面生疼。“没有用,”星辰说,“我们上不去,还不如回去商量一下对策。”银狐道:“对,二十层以上的保安系统太强了,就连我都没办法破解。”陈维摇头道:“都怪我们太疏忽,让他们跑了。”星辰道:“孟雪帮他,有什么法子。也许这样倒好。”三个人正要向回走,星辰忽然迅速的找个地方躲了起来,另外两个人跟着隐藏,银狐问:“你看见了什么?”星辰指指不远处正钻进电磁车的女郎,陈维也吃了一惊。银狐却不认得,看他们两人表情奇怪,决定静观其变。那是曼妮,在绿洲里被星辰赶走的女郎。硕大的实验室被各种仪器充斥,面前的曼妮精明干练,除了样貌,完全不似六重迷塔那个温柔的女人。星辰看了好久,直到她举着一个试管给他看。“这是再生人造组织,有生命一样,是吧?其实你应该庆幸,不知道有多少人类希望自己是它们组成的。”星辰摆手,仿佛赶走一只苍蝇。“这就是你的诚意吗?”银狐道,“我真不知道当时不杀你有什么意义。”曼妮道:“意义当然有。首先你们不可能在街上杀掉我的,这里是米利津。其次,星辰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预测推荐是吧?我会给你们提供很有价值的线索。”三个男人都沉默,最后银狐说:“条件!像你这样聪明的女人是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的。你说吧,要什么条件?”曼妮笑了,说:“我没有条件,审判者能给你们的,我都能给。银狐,我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你复制火狐,星辰,我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情。至于陈维,你现在就可以走,我的朋友们已经帮你恢复了身份。”星辰道:“你只是不想让我们帮助审判者是吧?”银狐闷声道:“果然,这样一来我们的确都没有理由帮助审判者了。我只是还有一点不明白……”他看了看曼妮,还有她手中的东西,最后说:“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我哥哥?”很快,曼妮说,走到一个棺材一样的玻璃罩子边,把试管里的东西倒进去。从70楼的窗口看不到星星。黎风叹口气,孟雪在后面,问他:“你在想什么?”黎风挠挠脑袋说:“我也不知道。”孟雪说:“你真有意思,我经常能够感觉到别人思考,可唯独总是不知道你……你的脑子里是不是空的啊?”黎风说,可能吧。“你是不是不做预测就很闷啊?”他坐到孟雪身边,“那么感觉一下那三个人在干什么吧!虽然都不是什么好人,可现在看不见,我还挺想的。”孟雪说:“你是不是遇到谁都当是朋友啊?”黎风说:“大概!”孟雪微笑,闭上眼睛。她的水晶球在绿洲里面蒸发掉了,形成了那一次的雪……直到现在孟雪没有别的工具。但是能力却变得更强,孟雪自己感到身体越来越轻,而且仿佛也不需要粮食,得道成仙就是这个样子吧。孟雪知道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成仙的,那接下来会怎样呢?她却感觉不出自己的命运来。隐约间觉得不妥。“啊!”她从遐想和预测中醒来,黎风的脸正在一个很近的角度。“你干什么?”黎风躲到一边,说:“你忽然晕倒了,我当然在担心啊!”孟雪看看自己,正躺在床上,手脚有些麻木冰冷。之前的记忆一点也没有了……怎么会这样的?以前从没发生过。“你没有事情吧?”黎风在问。孟雪摇头,又点头,又摇头。“我看到那几个人有麻烦了。”再大的城市也有无人注意的角落。星辰在城市的角落奔跑,头爆炸一样的疼。“你是伯尔的儿子,原来叫涅波。”曼妮说,“你死的时候只有二十岁,然后你爸爸就用这个技术复制了你。本来,是用了你原来的一切资料,当然也包括记忆。但是当时这项技术刚刚研制成功,你是第一个实验品,所以理所当然的,发生了一点小毛病。你从绿洲的医院一醒过来就疯了,自己跑到沙漠中去。伯尔派了很多人去找,但是沙漠很大,都没有找到。后来他就很伤心,近一步的封锁了绿洲的通道,建立了随机出口只让蓝可一个人掌握。”“我的主子是蓝可,这是他告诉我的,没有错。”星辰摇头,眼前是一条繁忙的电磁力公路。没有人能穿越这样的道路,可此刻他非常想跳过去……“伯尔后来封锁了所有机器人的记忆,所以这个秘密绿洲里只有三个人知道。我想审判者也只能告诉你这个。”曼妮说。“我是怎么死的?”“是伯尔杀死你的。他年岁大了,但是总想保持年轻的身体,他便想到了这个再改造的计划。他计划给自己一个全新的身体,但在关键的时刻,他不敢了,你这个儿子便成为了实验品。因为你体内流着他的血。”那个老头……星辰的独眼里发着光。我要去、再次杀掉那个老头!当时他这么说,陈维和银狐没有阻拦他,因为很明显,他已经疯了。星辰希望现在来一场沙爆,把自己彻底埋掉,或者霹雷也可以。可这是不可能的,他抬头,可以看到城市上空还没有完全修好的仿佛罩。这个城市已经快跟地球脱离了,他忽然悲哀的想,就跟自己一样,没有生命。肚子上有什么东西吗?为什么这么沉重……星辰蹲下来,发现自己的下半身已经不知不觉的麻痹了。没有知觉,这是怎么回事?他看看自己的手,上面有个不大显眼的小伤口,往常自己这样的小伤眼看着就会痊愈,但这个不同,不仅没有变好的迹象,而且慢慢扩大。星辰的冷汗流下来,伤口的溃烂,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自己可能变成一具腐烂的走肉,而且,没有痛苦。他想叫,发现口腔也失了控制,终于慢慢的倒下,仿佛积木。曼妮把银狐带进来,指着沙发上的人,笑盈盈道:“你们好好谈谈。”银狐看着对方,惊喜道:“哥!”那个果然跟火狐一模一样的人点头,笑着说:“弟弟!我很想你。”“兄弟重逢,可喜可贺。”曼妮说,对十分惊讶的陈维说:“现在该你了,特工先生,你打算什么时候去飞机场?”陈维说:“这个我还没想过。”曼妮说:“我现在就送你去,越快越好。”陈维想说个理由来拖延,可张了嘴发现没有什么可说。毕竟银狐和星辰,根本不能算是朋友。黎风呢?那个带了孟雪逃跑的黎风,他的心里大概也不会希望自己留在此地。陈维觉得自己有些遗憾,那么回去吧,回去也好。曼妮一笑。跟着她走出研究室,陈维想问问能不能再回书店看看米丽亚那几个女孩。刚要开口便发觉手臂一热。是激光炮,门口装有自动激光炮,陈维的手臂被掠过,燎的的通红。曼妮惊讶道:“你怎么躲的开?”陈维也想知道自己怎么能躲开这种精密的仪器,他马上得到了回答。黎风不知从什么地方从翻下来,愉快的说道:“很简单,因为我把它弄坏了。”“你怎么能找到这里?”曼妮的第二个问题。黎风道:“这里并不难找。”曼妮恢复了镇静,道:“是孟雪提示的吧?我的主子很想看见她呢。”黎风道:“他不会看到她的,你也一样。你为什么要想办法杀掉陈维他们?”曼妮咬一下嘴唇道:“这是命令!”陈维恍然,说:“蓝可不想让我们帮助审判者,所以派你杀掉我们?”曼妮说:“都一样。”她微微一笑,摆个起首式,道:“既然武器不管用了,那你们来试试我的功夫吧。”黎风道:“我不打女人,再说你这么个模样也算是会功夫的吗?”曼妮道:“你们没发现吗?我也是个实验品。我只能算是半个人类,因为肌肉组织全部用人造组织替换,并且在脑部被注射了条件反射神经,就是让我掌握了最高明的打斗技术。——伯尔为了让自己拥有不死的身体,制造了很多实验品。”陈维想起星辰,道:“你跟星辰都是受害者,为什么还自相残杀?”“因为我爱蓝可!”曼妮说,“你们还不知道吧,我是他的妻子。我什么都愿意为他做!”黎风还来不及表示意见,曼妮的拳头就飞过来,她的指甲十分长,隐约间带着些腥臭气。黎风一矮身,从侧面划到她身后去,同时问:“你指甲里涂的是什么?”曼妮道:“毒剂,我专门研究出来对付人造组织的东西。只要有伤口,沾上以后就会导致肌肉麻痹,并且不断溃烂。刚才我趁星辰十分激动的时候已经给他试用过了。你马上也可以试试,不止是对人造组织有效的。”黎风道:“你当真恶毒!你不怕自己沾上吗?”曼妮一腿把黎风踢了个跟头,说:“只要我没有伤口……我怕什么呢?”她得意的笑,但还没笑到最后,便发现从躺在地上的黎风怀中飞出许多钉子来。是很细小的钉子,但数量实在太多,曼妮惊慌的左右躲闪扑打,退后了半米的距离。黎风爬起来,神情懒懒的。“我不知道你的毒剂是什么特性,不过这么激烈的运动,应该发作更快吧?”曼妮听见他说,便朝自己的指甲看去,右手食指的地方,钉着一颗小小的书钉。米丽亚的朋友珍妮的电子书店里不止有电子书,仓库里面多的是古董。那些纸制的资料上面很多这样的小钉子。那天早上,带着孟雪离开之前,黎风去问珍妮:“我可以去仓库看看你的那些古董宝贝吗?”珍妮笑着说,可以。她知道黎风跟他一样,对这些旧的东西有感情的。就算是多看几眼也能带来心灵的平静。人真是奇怪的东西。是啊,黎风在看着那些古旧的资料书籍的时候,确实感到了心灵的平静。许多年以前,当他还彻头彻尾的是个孩子的时候,像大哥哥一样的阿雾拥有着这样的书,上面那些令人激动的故事,组成了黎风童年时最鲜明的记忆。——这样回忆的时候,黎风看见了一盒小小的书钉。他的武器都在进入绿洲的时候失去了,那么这盒书钉,就卑鄙的拿走吧。阿雾,保护我。黎风发现自己的潜意识里其实在这样说。

  4月22日消息,在今日由新浪财经与中制智库联合主办的第一期“美好制造”中国制造大讲堂上,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杨志明表示,在世界范围看来,中国能够做到防疫复工两不误非常不易,既保障了复工工人身体健康,又使企业可以有效运转,还促进了经济的恢复。际上也认为是有中国特色的两条腿走路的办法,支撑了中国现在快速的经济恢复。

  直播吧4月9日讯 昨日,广州男篮官方透露,外援亨特已经结束隔离期,归队开始训练。

,,云南11选5投注